数说|多国考虑实施的四天工作制,离我们有多远?

澎湃新闻记者 陈良贤 王亚赛

2022-06-22 11:58 来源:澎湃新闻

字号
最近,英国的70家公司的3300名员工开始试行一周四天工作制:在工作量和薪水不减的前提下,员工每周的工作时间从40小时变为32小时。
在此之前,世界上一些国家也进行了类似的试验,甚至已经实施。在国内,也有不少有关四天工作制的呼声。2018年,中国社会科学院就在《2017-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》中建议,2030年起实行“做四休三”。 
只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根据统计,在2020年,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每周要工作整整47个小时。这意味着,如果按每天工作8小时换算,大家每周平均要工作将近6天。加班最久的行业,不是互联网
如今,提起企业把加班当文化的问题时,我们立马想到的是互联网公司。
伴随着加班话题的不断讨论,大家已将加班的重灾区和大厂画上了等号。但如果你去翻翻“为什么加班只提互联网公司,其他行业没有吗?”,这类知乎提问下的上千个回答后就会发现,受加班问题困扰的行业,有很多很多。
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,2020年,过度劳动情况最严重的五个行业,分别是住宿和餐饮业,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,建筑业,批发和零售业以及采矿业。这些行业有超过四成的从业者,每周要工作至少48个小时。
相比之下,频繁因加班问题成为社会焦点的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,过度劳动的问题却不是最严重的——有63.4%的人每周工作时间没超过40个小时。有从事建筑业的网友在微博上这样解释自己天天满负荷工作的原因:合同是按自然日算的,休一天就少拿一天钱,而且超了工期还要扣钱。所以只要不生病,他就不休息。
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在2014年的《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》中就指出,虽然国内的法定劳动时间已和国际接轨,但仍有九成行业,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都超过了40小时。专家据此呼吁:“提倡适度劳动,实现体面就业”。
如今,距离这份报告发布已过去了8年,尽管国内周平均工作时间不降反升,但职场人对加班问题的讨论日益频繁,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过度劳动的弊端。
越来越多的人都在问:每天在工作上耗这么久,除了保住饭碗,还有别的意义吗?
双休,何时成为天经地义?
在经济水平较低的古代,多数人都没有假期的概念,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是常态。而工业革命后,随着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力跳跃式发展,让很多劳动者即使每周休息一两天,也依然能养活自己和家人。
有意思的是,法定周末的出现,某种程度上却是经济危机的产物。大萧条期间,美国出现了大量失业者。

大萧条期间,美国出现了大量失业者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企业并不乐意员工享受双休,直到1929年大萧条爆发后。为应对失业问题,许多地方用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做五休二制度——只要每个人都少做点,就能让更多人有活可做。
可以说,法定周末是世界上最早的大规模反内卷措施。但归根结底,这是生产力提升带来的结果。
近50年的数据也向我们展示了相似的情况:随着生产力的提升,人均产值越来越高,劳动者需要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短。
所以你很难想象,现在每周上35小时班都嫌多的法国人,在1950年时,一周的人均工作时长能达到44.8小时,其勤奋程度和今天的国人不分伯仲。这也是为什么在五天工作制出现的90多年后,随着生产力水平、办公形态的变化,一些国家和公司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实行一周四天工作制了。
在英国测试四天制之前,全球最大规模的这类试验是在冰岛。它从2015年开始,持续到了2019年。
占冰岛1.3%的就业人口参与了这项一周只用工作36小时的试验,涵盖了办公室、医院、幼儿园等100多类工作场所。这5年间,他们最大的工作调整就是压缩工作时间,而工作内容和薪酬都保持不变。
为了能在4天时间完成原本需要5天才干完的活,试验者压缩了会议时间、减少了茶歇时间。最终的试验结果显示,在大多数工作场所,实验者的生产力都保持不变,甚至有所提高。与此同时,员工的幸福感还显著提升。为了让世界广泛报道四天工作制的成效,有智库将冰岛试验的结果制作成了英文报告。

为了让世界广泛报道四天工作制的成效,有智库将冰岛试验的结果制作成了英文报告。

但冰岛试验的成功,并不代表所有人做好了迎接这种新工作节奏的准备。
挤掉无效时长后,我们还要上多久的班?
如今聊起四天工作制在中国的可行性,很容易让人想起20多年前的五天工作制在中国施行前的情景。
彼时,很多人也觉得一周只工作5天不可行,理由是一周干6天的生产力尚且不高,只工作5天的话,活会更加干不完。
而推动五天工作制改革的原国家科委的“缩短工时课题组”,在1987年年底提交的调查报告显示,虽然中国当时的工作时间长,但并未被有效利用。相关课题组用抽样的方式,调查了全国299个大中型工业企业和223个商业企业后得出结论,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,迟到早退、开溜买菜、接孩子都是常事,大部分单位的有效工时只占制度工时的40%到60%。《不会尘封的记忆:百姓生活30年》一书记载,在未实行五天工作制之前,中国是世界上劳动时间规定最复杂的国家之一:
夏天可以提前两小时下班;气温超过38摄氏度便放假;每个月可以请三天病事假,工资照拿;一年除去七天节假日以外,还可有十几天带薪休假;女职工的产假一个单位一个规定;连续歇假半年之内,只扣奖金而工资照发;随意让工人加班而不算违法……
正是为了让大家提高工作效率、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以及休息,五天工作制被定于从1995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。
如今20多年过去,关于无效工作时间太多的讨论再次多了起来。脉脉在2021年的一项调查就显示,有效工作时长占比能超过75%的人,只有三分之一。诸如虽然工作已完成,但就因为领导不走,所以干熬着加班的情况在职场屡见不鲜。而加班时间的增多,又让摸鱼文化盛行,不断拉长无效工作时间,并最终侵占着我们的个人生活时间。
在万物皆可卷的当下,四天工作制看起来反倒是“格格不入”。
所以难怪目前为止,唯一成功做到让我们慢下来的,只有病毒。2020年3月,国家统计局在报告中指出:2020年2月,“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0.2小时。”这或许是我们离一周只工作40小时,最近的一次。

参考资料
1.澎湃新闻-《四天工作制在冰岛试验,研究人员:有助于平衡生活与工作》,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13479051
2.澎湃新闻-《比利时宣布一系列经济改革方案:或可周休三日,下班不回消息》,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16719986
3.中国之声-《社科院报告:建议全国2030年起实行4天工作制》,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bMmARSUsSgFW9RB--Hl3sg
4.中国网-《赖德胜:迈向高收入国家进程中的工作时间》,http://www.china.com.cn/opinion/think/2014-11/26/content_34156774.htm
5.《论休息》,黎辛斯基 著
6.Gu?mundur D. Haraldsson、Jack Kellam -《Going Public: Iceland's Journey to a Shorter Working Week》
7.中国新闻周刊-《改变中国的“五天”》,http://history.sina.com.cn/bk/ggkfs/2013-12-10/114976452.shtml
8.《不会尘封的记忆:百姓生活30年》,李桂杰 著
9.国家统计局-《1-2月份国民经济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》,http://www.stats.gov.cn/xxgk/sjfb/zxfb2020/202003/t20200316_1767773.html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责任编辑:孔家兴
校对:刘威
澎湃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四天工作制,四天班,四天工作周,工作时长,加班,做四休三,互联网,双休

相关推荐

评论(417)

热新闻

澎湃新闻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##########
<font id='Wn'><pre></pre></font><em id='IRYtY'><sub></sub></em><address id='Tc'><em></em></address>
    <bgsound id='DH'><abbr></abbr></bgsound><label id='bqkOK'><caption></caption></label><font id='VdD'><comment></comment></font><dfn></dfn>
    <comment id='MLPWva'><del></del></comment><cite id='HB'><code></code></cite>
    <center id='NeNJeAm'><sup></sup></center><base id='cTIDK'><em></em></base><strong id='VptwhIa'><sub></sub></strong>
    <address id='uWHKB'><sup></sup></address><small id='KvkYFtE'><code></code></small>